朴涯凉

磕虫铁,小透明一只

直到过了一天,我才慢慢的意识到,同时也是承认了一件事,老爷子真的走了,他去平行世界继续做超级英雄了。


老爷子去世了……白天得知的时候还抑制得住情绪波动,晚上一个人在家直接哭了。真的,想象不了一直感觉生龙活虎的老爷子突然就去世了,再也见不到他了,我真的好希望老爷子还活着,哪怕再多活一年。这样太自私了。老爷子就这样去了挺好的,至少不用听到他在病魔中挣扎着活下去。今年复联三才入的漫威坑,快年底得知复联四初代没了俩,现在老爷子也去了,有点崩溃。

还有金庸先生和霍金,当初我还上高中的时候,语文老师特别喜欢金庸先生,说我们还能看见金庸先生真人,数学老师说我们可以努力到剑桥去看霍金。以后的学生再了解到金庸和霍金的时候,他们就真的活在教材里了,只剩老师们的一声感叹。

以后回想起来,这件事一定会成为我的幸运,同时也是不幸。幸运我在得知他们时,他们还在人世。不幸我没有趁着这份幸运去了解他们,而是在他们去世后才去了解和喜欢。

2018年,一个时代的落幕,一个属于宇宙,属于

江湖,属于英雄的时代。

真是红颜薄命啊

猎影人:

感到2018年的秋意浓重

再见,春十三娘 



咸蛋黄辣馅儿:



港媒报导,艺人蓝洁瑛于周六(11月3日)凌晨被发现在住所去世,享年55岁。蓝洁瑛1963年4月27日出生于香港,是TVB八十年代当家花旦,曾有“靓绝五台山”之称,有《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》《大时代》《六指琴魔》《真命天子》《万家传说》《盖世豪侠》等代表作。


车的投票(❁´︶`❁)

各位投下1吧,真的好想看啊,想象一下Peter被Tony强迫穿上女装后狠狠的惩罚Tony,好吃到爆😭,试图拉票


张家南极:

以下是FO数贺文的投票,视票数决定车发出前后。 
  上次投票延伸至750FO,《情至浓时》中收录的短篇车《情至浓时》将在800FO时放出。 
  视票数将车安排在850FO、888FO、900FO及以后。 
  ※每人三票!!!每人三票!!!※大人选择全部的话票数直接无效,只选择了一辆或两辆的话剩余票数直接加在已选择车之上。 
  投票将在800FO时截止。 


   


1. 攻着女装
  《不要笑话我》 
  虫铁。 
  在校园文化节上,Peter被迫穿了女装。 
  “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话我,是不是该给点补偿?” 


2.车囍震 
  《醉酒之后》 
  虫铁。 
  喝了酒之后不能开车,怎么办?    


3.马囍震 
  《后院的马场》 
  虫铁。 
  宅子后院的马场配置不错不想废弃,那就养几匹马吧。 


4. 
  《狼崽子的发囍情囍期》 
  虫铁。 
  狼人×吸血鬼。狼人有发囍情囍期设定。 
  “你、你就不能收着点力气吗...” 


5. 
  《有尾巴的好处》 
  虫铁。 
  灵感来源于阿岛的这篇文,是那三十天内发生的事情。 
  想名字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,勉强可以当做很早以前一个短篇的后续。《有尾巴的好处》  
  那尾巴真是灵巧的很,圈着他那话儿上下摩擦,力度与速度都刚刚好,不一会儿他的体囍液就溢出来沾湿了尾巴上的毛。


6. 
  《有尾巴的好处》 
  虫铁。 
  是很早以前一个短篇的后续。《有尾巴的好处》 
  他的身体发着颤,尾巴却是欢快的缠着Peter的手臂,催促一样摩挲着滑动。 
     


以下三辆车梗的来源 https://m.weibo.cn/3464789492/4301897915725463


7. 3囍P
  《意料之外》
  虫哈铁。 
  来源于QQ空间一条说说,已询问过PO主要了授权,是自己做了调整之后的梗。Q名:居一龙的小揪揪。 
  两个学弟×学长。打的赌是谁输了就要在喜欢的人面前穿女装。 
  丢一会脸能换来与Tony这样的亲密接触,狂喜之中Harley脑子里一片空白,血液全往身下涌。


8.3囍P
  《意料之外》
  虫盾铁。 
  来源于QQ空间一条说说,已询问过PO主要了授权,是自己做了调整之后的梗。Q名:居一龙的小揪揪。 
  学生虫+密友盾×铁。 
  “Tony...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你喜欢这样。”


9.3囍P
  《意料之外》
  盾冬铁。 
  来源于QQ空间一条说说,已询问过PO主要了授权,是自己做了调整之后的梗。Q名:居一龙的小揪揪。 
  “...兄弟,我决定撤回辱骂你主意的那些话。”


10.假囍孕 
 《Experiment》 
 虫铁。 
 假囍孕。偏离了科学只为车速。 
 有监囍禁,言语刺激。 
 受到朋友的荼毒就吸血鬼能否假囍孕有争论,那就按上面说的方法来试一下吧。 
 “Mr.Stark,什么时候您才能怀上我的宝宝呢?” 
    
11.假囍孕  
 虫铁。 
 假囍孕。是之前那辆双囍性囍车《Have A Good Time》的后续。 
 “我没想到你们居然能一次中标...魔咒解除前他可能会有很多症状,比如产奶。”
    


   


   


   


*趁此机会我想说一句,我不但ALL铁,我还吃我铁_(:з」∠)_只不过最喜欢的是虫铁,然后脑洞很多写不完,才写其它CP写的少。 
  *然后,FO到数才写贺文是我压抑自己变囍态本性的一种方式。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可能我的主页会全是车,我的脑子里会被黄囍车挤满,导致其它想写的东西就写不了了_:(´□`」 ∠):_

别说你的CP冷,那只是你还不够努力!

这位太太简直就是劳模!莫名激动到无法组织语言

包包包子铺!:

周一的早上,


来励志一下吧!!!!




戳我了解全文




CP tag总参与量4607,个人产出3873(截止文章发稿前)


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人撑起了tag的大半边天啊


其心日月可鉴


真乃旷世奇女子也!【抹眼泪




所以说啊,永远不要说你萌的CP冷,只是你还不够努力而已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s,太太本人在评论区出现了,大家可以膜拜去啦,如果侥幸能吃一吃太太的cp,也可以一起努力下哦

@珀尘诀诀诀诀诀诀 收到太太的礼物啦!超棒der。原本两天前就到了,但是因为在学校所以没拿到,今天拿到后搞了个repo,原谅我的无能,只能搞到这种地步。
珀尘诀太太真的太棒了啊,字超好看,人也超好!给太太献上彩红!

今年二月,最后看一次爱丽丝雨保护伞公司的对决。三月,最后看一眼休·杰克曼演的金刚狼。明年二月,最后看一眼这个阵容的x战警。五月,最后看一次CE的美队,唐尼的钢铁侠,初代复仇者都还在的复仇者联盟。为什么,我才刚粉上漫威,才刚入坑x战警和复联啊——
明年五月一过,我的青春就真的结束了。

*是刀刀刀刀刀刀!而且非常短小!

酝酿了半生的告白终是在说出去的前一秒失了所有勇气和机会,无助的张开嘴却只能说出一句道歉。焦糖色的眼眸藏着泪光颤抖地缓缓闭上,泰坦星上呼啸的风中还残余着少年未散去的道歉。年长的男人褪去一身机甲,亲吻手中的土灰,是少年的体温,是眼底藏不住的炽热。

中秋快乐,多和家人说说话吧。

温柔的假面

温柔的太太啊,我为我的无言以慰感到抱歉。愿世界不再辜负你选择的信任。

江河梦里人:

*占tag抱歉




其实现在再说这件事,像是在坐过山车的一个月后,一个人才反应过来当时之眩晕、颠簸,但是我毕竟坐过过山车,即使感觉有夸大,但相信我,我说的没有任何虚假之处。




id为“粉胡子”的虫铁圈太太,从她开号开始,她抄了,或者可以说是借鉴了我的很多虫铁文,还有我的其他东西。




其实这件事发生在五月中,也就是四个月以前。我当时曾未指名道姓地点过她。她于当天晚上向我道歉。(点这个可看)






这是当天的截图。我想,在我未指名道姓,也没有打任何tag,她也没关注我的情况下,她能快速地反应过来,在发文不到几小时后向我道歉,应该能说明她的的确确,是抄袭(或者说是借鉴)了我吧。




我很难告诉你我当时的感觉……事实上发出去的瞬间,我并不感到解气,我感到愧疚,惶恐,做错了事,就如同一个小孩将石头扔向了另一个小孩,我知道我为什么向他扔石头,但也隐隐约约地觉得这样是不好的,他是我的同类,我们曾经坐在一起。但是我仍然这样做了(正如同斯穆罗夫将石头扔向了河对面)。




在她向我道歉后,这件事似乎就到此结束,我扔完了石头,低着头回家,而她则在河对面,走向小巷,我们对彼此来说都毫无意义。




但是我为什么要在今天提起?在她已经离开了圈子时?事实上,一是因为她在那之后还是有意无意地借鉴我的文,二是我之前很久没上lof,前几天才从好朋友那里得知才知道了虫铁圈发生的那件事——粉胡子说有人抄袭了她的文。我点进去了她的主页,看到她的声明和愤怒,她发了那个人和她的私信。




我看完了。她在生气,为自己的东西被抄袭而生气,为对方的轻描淡写而生气。每一个人都在下面安慰她,说“原创艰难”“您的文风独一无二”“凭什么抄袭者还可以继续开开心心的?”。我看着那些话,觉得像幻觉。




下面所有安慰她的话,我觉得每一句都像是石头,它从河对面扔回了我身上。




然后我才意识到一件事。




“为什么你仍然开开心心的,而我在那之后背负了沉重和痛苦,并且无法告诉任何人?”




我本可以生气,说出我想说的,就像她一样。我本没有必要为我扔的石头而愧疚。在她说“我并非有意模仿,但确实受太太的文影响深刻“的时候我本就可以。我需要的仅仅只是一句没有辩解的“对不起,我以后不会再犯了。”但是我没有说出口。而当她仍然继续她以前的做法,就像没有事发生拿走我的一些东西时(也许比以前做的少一点)我无法再发声,因为我已经扔过石头了,我不能再扔第二次,我的愧疚让我放下石头,直到她现在离开。




我现在说出我当时想说的话:我相信我对你影响深刻,也相信你曾经喜欢过我,因为我喜爱的作家对我影响也如此之深(我曾经仿大卫米切尔写文,热爱茨威格)。但是这不是你可以直接照搬我意象和一些东西的理由,你可以创造,你可以模仿,你可以自己再建一座花园,但是你没有,你站在我站的地方,我的身后,直接拿走我的元素和意象,就像那个人对你一样。你坚持认为太阳只有从这里才能升起。即使是在那次提醒后也是如此——我后来曾翻过一次你的文,我以为你将找到不同的ghost,但你没有。你仍然在重复,重复那一次朝阳,并且试图将朝阳装扮的更为华丽。当然那已经和我无关了——我走开了,那朝阳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。




你的事和我没有关系,可是隐隐约约地又有关系,因为我们曾经站在同一处。你抄了我的东西,她抄了你的东西。你感到愤怒,而我曾经感到愤怒,当我看到你的解释时我的愤怒又重新烧了起来,我想起了曾经的事情,过山车的晕眩久违地来到我身边。你现在有多愤怒,多无力,我曾经就有多愤怒,而我现在也就有多无力。




我现在发了这个,我仍然觉得愧疚,不安,我仍然感觉我做错了事,不是个好人,而你已经删除了所有文章,我无法取证,现在我更像无理取闹。我该将我自己埋进河水中——就像你当初告诉我你哭到2点钟,对我感到抱歉时。为了以免被说蹭热度,也为了深埋我自己,今年内我将不会再写任何虫铁相关。




但是,我想,我还是明白了一件事。




千真万确,温柔,是最没有用的东西。